心的頻率與形狀,自己越來越懂了

卻也因為這樣,當感覺湧現時,臨陣而上的我是害怕的膽小的

要閃躲嗎?不允許也不應該

矛盾的,我的創作需要這樣的低潮情緒來推動

畫作上的一筆一筆建立起的世界是相對的從我的指尖之間被拉扯出的能量

每當一幅畫在一個工作天結束後被完成時,自己的心也接近被掏空了的無力

然後無力感持續被堆積,直到身體崩塌

 

有種預感,創作的季節,到了...

創作者介紹

島上...

發呆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