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昨一晚 又赤著腳吹風去了 風好大 擦過肌膚時卻是柔軟的 

路燈下 田野間小路 青禾因風吹起了浪 耳機裡傳來徐佳瑩的調色盤

如果 調色盤的顏色總來自悲傷情緒 那麼 這樣對需要創作的自己來說 真的很殘忍

這是 一種矛盾一種我討厭面對也開始害怕的矛盾了

 

 

當 感覺安靜了 心也沉入海面下了 連朋友都無法好好面對時 必須躲起來靜靜的創作  

可是 握著畫筆畫著的手 心卻同時窒息了 一半的自己想繼續躲在裡頭一半的自己卻急著想逃離

當 心放晴時 與朋友一同歡歌人生俗世 是開心的 但卻相對的 "那些"不見了離我而去了

想嘗試的手卻一再失敗 感覺的作品畫不出來了

 

這是一種我無法控制的"平衡機制"  

這樣 一點都不好玩 真的 

我到現在都還無法適應...

 

感覺 它似乎又準備要來玩弄我的調色盤了 

    全站熱搜

    發呆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