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太早的其實應該是比較接近中午的早上

窩在秘密小房間裡一邊復健一邊咀嚼陳承綺貞的不在他方

想藉著很慢很慢的讀 讓自己的心也可以跟隨之緩緩

原來 知道回到台東這段不算長的一個月裏 心似乎跟天氣一樣有些躁熱 好像得到了過動症一樣

過動 會很累

結果 書嚼著嚼著 卻分心的想起了 畫畫 

畫畫

畫畫 跟 我 之間 的 關係 

 

有時候 好需要他 因為他懂我

可以給我一個安全的躲藏處

讓我盡情的宣洩身體內滿溢的情緒

讓我真實的躺在他結實又溫柔的臂彎裡

讓我任性的揮灑或許激動或許悲傷或許調皮的顏色

讓我浮動海面的心逐漸沉澱 可以放心呼吸

好像很好了吧

但..我也害怕他 

因為

我知道他在對我唱著溫柔的歌的同時也正在偷偷吃掉我身體的能量和體力

我在復原的同時也在變虛弱了

所以 又開始叛逃

就這樣 週而復始 一次又一次的 也成就了一幅又一幅發呆綠的作品 

我想 我們 是 彼此心靈依靠又相互啃嗜靈魂的一對冤家  

 

 

 

 

創作者介紹

島上...

發呆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